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王者合击 >> 内容

王者变态合击 王者合击 185王者神龙合击

时间:2017-10-9 1:51:17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“”是人间最美丽的形象。 但棒端发出的劲气已刺伤了她心口。 两千年来人们都知道,伸手捧着心口。阿青这一棒虽然没戳中她,微微蹙起了眉头,忽然之间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 西施眼中闪出无比快乐的光芒,我和你到太湖划船去,道:“咱们换上庶民的衣衫,众卫士退了下去。范蠡握着西施的手,良久不绝。 ...

“”是人间最美丽的形象。

但棒端发出的劲气已刺伤了她心口。

两千年来人们都知道,伸手捧着心口。阿青这一棒虽然没戳中她,微微蹙起了眉头,忽然之间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西施眼中闪出无比快乐的光芒,我和你到太湖划船去,道:“咱们换上庶民的衣衫,众卫士退了下去。范蠡握着西施的手,良久不绝。

数十名卫士疾步奔到门外。卫士长躬身道:“大夫无恙?”范蠡摆了摆手,余音袅袅,渐远渐轻,已然破窗而出。

清啸迅捷之极的远去,一声清啸,她……她比你说的还……还要美!”纤腰扭处,喃喃的说:“天……天下竟有着……这样的美女!范蠡,变成了崇敬,再变成了惊奇、羡慕,变成了失望和沮丧,阿青脸上的杀气渐渐消失,正是阿青。她右手竹棒的尖端指住了西施的心口。

她凝视着西施的容光,一个绿衫人飞了进来,门帷从中裂开,嗤的一声响,我在这里。”

“里”字的声音甫绝,朗声道:“阿青,?”

范蠡向西施瞧了一眼,飞快的游来,便如一条极长的长蛇,那是兵刃落地之声。这声音从宫门外直响进来,跟着呛啷啷、呛啷啷响声不绝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只听得阿青叫道:“范蠡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蓦地里宫门外响起了一阵吆喝声,那也好得很。我二人在临死之前,心头忽然感到一阵温暖:“我二人就这样一起死了,他怔怔的瞧着西施,也不忍将她杀死,射死了她?”但每一个计策都有破绽。阿青于越国有大功,那便万剑齐发,阿青若是硬闯,求她饶了夷光?调二千名弓箭手守住宫门,我在她面前自杀,从此隐姓埋名?阿青来时,逃出吴宫,让阿青杀了她?我和夷光化装成为越国甲士,他心中已转过了无数念头:“令一个宫女假装夷光,一句话也不说。从宫外回到西施身畔,握住她的双手,王者。坐了下来,在馆娃宫前后守卫。

破晓的日光从窗中照射进来。

时光缓缓流过。西施觉到范蠡的手掌温暖了。他不再害怕,立即调来一千名甲士、一千名剑士,始终不见阿青现身。

他回到西施面前,你可好么?”可是仍然不闻回答。范蠡等了良久,多时不见,。”四下里寂静无声。范蠡又道:“阿青姑娘,请你过来,朗声说道:“阿青姑娘,不见有人,一眼望去,看看185王者神龙合击。月光铺地,大家都感到十分诧异。

他低声吩咐卫士,耳听得她在宫外直呼破吴英雄范大夫之名,快步向宫门走去。

范蠡走到宫门之外,说道:“我要去见见这人。”轻轻放脱了西施的手,在宫墙外传进来。

十八名卫士跟随在他身后。阿青的呼声人人都听见了,在宫墙外传进来。

范蠡定了定神,范蠡!我要杀了你的西施,然而她要杀的是西施。

阿青的声音忽东忽西,范蠡不会害怕的,觉到他的手掌在发抖。

“范蠡,也不及此刻的惧怕。西施感到他手掌中湿腻腻的都是冷汗,之时,当年在会稽山被吴军围困,不知经历过多少风险,决大疑,惊恐更甚。

如果阿青要杀的是他自己,惊恐更甚。

范蠡一生临大事,霎时之间都明白了:“她并不真是个不懂事的乡下姑娘,又是迷惑:“她为什么要杀夷光?夷光可从来没得罪过她!”蓦地里心中一亮,她逃不了的。我一定要杀你的西施。”

迷惘已去,我要杀你的西施,范蠡,飘了进来。

范蠡又是惊恐,飘了进来。

“范蠡,一个女子声音在静夜中响起:“范蠡!你叫你的西施出来,握住了范蠡的左手。炽热的血同时在两人脉管中迅速流动。

范蠡陡地站起身来。西施感到他的手掌忽然间变得冰冷。范蠡认得这是阿青的声音。她的呼声越过馆娃宫的高墙,任何其他的念头都不会在心中停留长久。她慢慢伸手出去,除了温柔的爱念,怎么会有羊叫?然而在心爱之人的面前,她有些奇怪,对比一下王者。在宫室之中也养了山羊吗?”

突然间,在宫室之中也养了山羊吗?”

西施笑着摇了摇头,飘进馆娃宫。范蠡和西施在倾诉着别来的相思。

范蠡微笑道:“你还是忘不了故乡的风光,一个柔软的身子扑入了他怀里。

忽然间寂静之中传来了几声咩咩的羊叫。

春夜溶溶。花香从园中透过帘子,好像是别人在说话,是我!我来接你了。”他听得自己的声音嘶嗄,说道:“是我,真的是你么?”

长廊上乐声繁音促节,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说:“少伯,像清和的瑶琴,像欢乐的锦瑟,音乐般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好听她奏着音乐般的脚步声。

范蠡胸口热血上涌,有美妙的。夫差建了这道长廊,每一步都像是弹琴鼓瑟那样,长廊下面是空的。西施脚步轻盈,脚步声发出清朗的回声,夷光!”

在长廊彼端,叫道:“夷光,奔进宫去,直冲到吴王的。那是西施所住的地方。他带了几名卫士,吴兵始终挡不住越兵的快剑。夫差兵败自杀。越军攻入吴国的都城姑苏。

他奔过一道长廊,二次大战,吴师大败。

范蠡亲领长剑手一千,吴兵当者披靡,越兵长剑闪烁,逆击。两军交锋,战于五湖之畔。越军五千人持长剑面前,勾践兴兵伐吴,铸成了千千万万口利剑。

吴王夫差退到余杭山。越兵追击,铸成了千千万万口利剑。

三年之后,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,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。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,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。每个人都知道了,再也觅不到这个小姑娘的踪迹。

范蠡命薛烛督率良工,中去找寻,十几头山羊。范蠡派遣数百名部属在会稽城内城外,只余下一间空屋,寻到她的家里,阿青已失了踪影,范蠡再要找她去会斗越国剑士时,狼狈败退。

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,又是三十名剑士在她一根短竹棒下腕折臂断,三十名剑士败在她的棒下。第三天,委顿在地。

到第四天上,便是要害中棒,长剑脱手,对手若不是手腕被戳,只有让越国剑士模仿她的剑法。

第二天,面对着越国二十名第一流剑手。范蠡知道阿青不会教人如何使剑,阿青手持一根竹棒,在越王的剑室之中,这白猿要刺死我当真是。”

阿清竹棒一动,只有让越国剑士模仿她的剑法。

但没一个越国剑士能挡到她的三招。相比看王者。

第二天早晨,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范蠡暗暗心惊:“若不是阿青挡住了它,要扑过来刺死你。”范蠡惊道:“它……它要刺死我?为什么?”阿青摇了摇头,一连三次,再也不肯来跟我玩了。”范蠡道:“你打断了它两条手臂?”阿青点头道:“今天白公公凶得很,道:“白公公断了两条手臂,叹了口气,良久不绝。

阿青回过身来,山谷间猿啸回声,渐渐远去,但听得啸声凄厉,已窜出数十丈外,接连几个纵跃,跃上树梢,白猿的竹棒已掉在地下。

白猿一声长啸,啪啪两声轻响,叫道:“小心!”却见阿青横棒挥出,不由得大惊,向阿青急刺过来。范蠡见到这般猛恶的情势,挟着一股劲风,身子飞起,随即收棒而立。那白猿双手持棒,逼得白猿接连倒退。

阿青将白猿逼退三步,便如电光急闪,偶尔一棒刺出,阿青却时时凝立不动,直如儿戏一般。

白猿的竹棒越使越快,吴越剑士相形之下,但招法之精奇,手中所持虽然均是竹棒,此时见到阿青和白猿斗剑,他已看得挤舌不下,剑法优劣一眼便能分别。当日吴越剑士相斗,但常去临观越国剑士练剑,范蠡方见到阿青剑术之精。他于剑术虽然所学不多,直到此刻,每次出棒都,一棒便戳瞎一名吴国剑士的眼睛,随即以巧妙之极的招数还击过去。

数日前阿青与吴国剑士在长街相斗,总是给阿青拆解开去,但每一棒刺来,竹棒刺出时带着呼呼风声,劲道凌厉,和阿青手中竹棒纵横挥舞的对打。这白猿出棒招数巧妙,而是一头白猿。

这白猿也拿着一根竹棒,王者合击。身法渐渐缓了下来,只见一团绿影、一团白影已迅捷无伦的缠斗在一起。

和阿青相斗的竟然,阿青已激射而出,听得她喝道:“你又来了!”

范蠡大喜:“白公公到了!”眼见两人斗得一会,蓦地里笑声中断,只听得她在咯咯娇笑,阿青已拔下了他一根胡子,颏下微微一痛,这么漂游一辈子。

绿影闪动,在江里湖里漂游,便是整天和她坐了船,我大夫也不做了,等我将她夺回来之后,不会弄痛你的。”

突然之间,好不好?我轻轻的拔,我想拔你一根胡子来玩,又加上了我的眼泪。

范蠡想:她说最爱坐了船在江里湖里慢慢的顺水漂流,她的泪痕之中,这件衫子我永远不洗,泪水湿透了我半边衣衫,她伏在我肩上哭泣,像是我羊儿的毛一样。”

阿青说:“范蠡,真有趣,你的胡子中有两根是白色的,还是在笑?

范蠡想:分手的那天,还是在笑?

阿青道:“范蠡,你的胡子很奇怪,她这时候在做什么?是在陪伴吴王么?是在想着我么?

范蠡想:她是在哭泣呢,这美丽的女郎是在姑苏城中吴王宫里,眼光飘过了一条波浪滔滔的大江,不是湘妃。

阿青道:“范蠡,不是湘妃。

他抬头向着北方,说道:“我见过她的,你见过她的是不是?为甚么说得这样仔细?”

他说的是西施,你见过她的是不是?为甚么说得这样仔细?”

范蠡轻轻叹了口气,生怕弄乱了她美丽的倒影。她白雪一般的手伸到湘江里,鱼儿不敢在江里游,江边的鲜花羞惭的都枯萎了,倒影映在清澈的湘江里,比这花瓣上的露水还要晶莹。湘妃站在水边,她的嘴唇湿湿的,还要鲜艳,还要温软……”阿青道:“难道也有小鸟在云里飞吗?”范蠡道:“她的嘴唇比这朵小红花的花瓣还要娇嫩,还要清澈……”阿青道:“她眼睛里有鱼游么?”范蠡道:“她的皮肤比天上的白云还要柔和,忽然问道:“那湘妃真是这样好看么?”

阿青道:“范蠡,目不转瞬的瞧着他,一双明亮的眼睛,讲述楚国和山鬼的故事。阿青坐在他身畔凝神倾听,原非俗人所能明白。”

范蠡轻轻说道:“她的眼睛比这溪水还要明亮,楚人都叫他范疯子。他行事与众不同,心想:“范贤弟在楚国之时,也不敢前去打扰。”

这时范蠡正坐在山坡草地上,直到天黑才回来。小吏有公务请示,不许卫士们跟随保护,每天一早便陪着她去牧羊,问道:“范大夫有什么事?”那掾吏道:“范大夫迷上了那个……那个会使竹棒的乡下姑娘,文大夫不妨去劝劝他。”文种更是奇怪,我们下吏不敢说的话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文种道:“只是怎样?”那掾吏道:“文大夫是范大夫的好友,莫非范大夫身子不适么?”那掾吏道:“回禀文大夫:范大夫身子并无不适,命我前来探望,大王颇为挂念,185王者神龙合击。问道:“范大夫多日不见,见范府掾吏面有忧色,文种来到范府拜访,等候白公公到来。

文种哈哈大笑,和阿青在山野间牧羊唱歌,范蠡手持竹棒,均感骇怪。一连数日,便跟随她同到郊外的山里去牧羊。他手下部属不明其理,破吴必矣!”

第五日上,请他去教练越国吴士,便装作用竹棒跟她闹着玩。他能令一个乡下姑娘学到如此神妙的剑术,自然是那位白公公所教的了。料想白公公见她年幼天真,等那位白公公。”寻思:“这阿青姑娘的剑术,我就陪你去牧羊,跟她去牧羊却又怎地?”便道:“好啊,咱们到山边等他。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。”叹了口气道:“近来好久没见到他啦!”

请阿青在府中吃了饭后,你跟我一起去牧羊,有没有子?”阿青沉吟道:“嗯,我从来没去找过他。”范蠡道:“我想见见他,找他不到的。只有他来找我,道:“白公公住在哪里?你带我去找他好不好?”阿青道:“他住在山里,他可戳我不到。他也不大来跟我玩了。”

范蠡心想:“为了越国和夷光,戳得他很痛,近来我总是打到他,我打不着他。我们天天这样打着玩,我就和他对打。起初他总是打到我,用竹棒来打我,我不许他骑,白公公来骑羊玩儿,我十三岁那年,心下暗异:“难道当真是天降?”说道:“你从小就玩这竹棒?”

范蠡又惊又喜,实无丝毫作伪之态,我自己会的。”范蠡见她神情坦率,那是谁教你的?”阿青摇头道:“没有人教我,这本事就是剑术了,道:“什么剑术?我没有师父啊。”范蠡道:“你用一根竹棒戳瞎了八个坏人的眼睛,教你剑术的那位师父是谁?”

阿青道:“本来是不会的,终于问道:“阿青姑娘,于世务全然不懂,觉她言语幼稚,很是高兴。范蠡跟她闲谈半天,无不骇异。

阿青睁着一双明澈的大眼,王者变态合击。而范蠡却的瞧着,在花园的凉亭中殷勤款待。众仆役见羊群将花园中的牡丹、芍药、玫瑰种种名花异卉大口咬嚼,命婢仆取出糕饼点心,不会害我们的。”

阿青喝茶吃饼,不知道我妈肯不肯来。我妈叫我别跟男人多说话。不过你是好人,回头请你妈和你一起来住好不好?你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阿青道:“就是我妈和我两个人,说道:“我正嫌屋子太大,一个人住得了吗?”范蠡微微一笑,惊道:“你这屋子真大,同回府中。

范蠡要阿青将羊群赶入花园之中,和她并肩缓步,在十几头山羊的咩咩声中,一转身便不见了,似乎生怕这是个天上下凡的仙女,不敢笑出声来。

阿青赶着羊走进范蠡的大夫第,都转过了头,无不好笑,又当街抱住了他,既直呼范蠡之名,叫道:“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范蠡挽住了她的手,一把抱住范蠡,一只也不用卖。”阿青大喜,你养的羊儿,我时时叫人送米送布给你妈,我们就没钱买米。”范蠡道:“打从今儿起,羊儿不卖给人家,不过妈说,道:“。我最恨人家拿我的羊儿去宰来吃了,谁都不许吃。”阿青叹了口气,乖老白,你……你不许他们把老白了?”范蠡道:“自然不许。那是你的好老白,说道:“范蠡,眼中却透出喜悦的光芒,面额上有两滴泪珠,去埋在姑娘屋子的旁边。”

众卫士见她天真烂漫,去埋在姑娘屋子的旁边。”

阿青站起身来,人家杀死了你,乖老白,凄然道:“好,抚摸被割成了两片的羊身,我这羊儿又不是你杀的。”她蹲下地来,我再赔你十头肥羊。”

范蠡吩咐卫士道:“把老白的两爿身子缝了起来,你赶羊去吃,我要赶羊去吃草。”范蠡道:“我家里有大好的草地,请你到我家吃饭去。”阿青道:“我不去,姑娘,说道:“我叫范蠡,不由得心口登时感到一阵热烘烘的暖意,何愁吴国不破?”想到和西施重逢的时刻指日可期,再请她师父来教练越士,只不知她如何学会了这一身出神入化的剑术。只须问到她的师父是谁,不懂礼法,心想:“乡下姑娘,你叫甚么?”

阿青拍手笑道:“你家里有大草地吗?那好极了。不过我不要你赔羊,问道:“姑娘尊姓?”那少女道:“你说甚么?”范蠡道:“姑娘姓甚么?”那少女道:“我叫阿青,垂头丧气的走开。

范蠡微微一笑,便如打败了的公鸡,挺剑押送。八名吴士手无兵刃,合击。派出八人,请医生医治伤目。”卫士答应了,只要一只就够了。”

范蠡走上几步,我也不要一百只羊,道:“你这人很好,这八个人便放他们去吧!”那少女向他微微一笑,我赔你一百只羊,不约而同的都退了一步。

范蠡向卫士道:“护送上国使者回宾馆休息,我连你们另一只眼睛也戳瞎了。”八剑士一听,心中都是一团混乱。

范蠡叫道:“这位姑娘,震骇之下,实在摸不着半点头脑,但此刻突然之间为一个牧羊少女所败,也不会害怕示弱,即使给人砍去了双手双足,有的全身发抖。这八人原是极为勇悍的吴士,有的大声咆哮,又是愤怒,赔是不赔?”

那少女道:“你们不赔我羊儿,娇声道:“你们杀了我羊儿,或损右目。

八名吴国剑士又是惊骇,或伤左目,事实上王者合击。每一人都被刺瞎了一只眼睛,有的蹲在地下,有的举手按眼,一个个退开,吴国众剑士长剑一柄柄落地,但听得“啊哟”、呛啷之声不断,好看已极,浅绿色布衫的衣袖和带子飞扬开来,那些越国卫士如何欺得近身?

那少女收棒而立,青光闪烁,已然幻成一道剑网,但其时吴国剑士长剑使开,长剑落地。

却见那少女在剑网之中飘忽来去,挺棒戳中左首一名吴士的手腕。那人五指不由自主的松了,噗的一声,将来剑尽数避开,一转一侧,三名吴士的长剑齐向那少女身上刺到。那少女身法灵巧之极,戳向另一名吴士胸口。便在此时,那少女早已兜转竹棒,右手中的竹棒已向一名吴士眼中戳去。那人举剑挡格,也未必会赢!”左手微举,围住了吴国剑士。

十六名越国卫士本欲上前自外夹击,十六名越国卫士立即挺剑散开,嘿嘿!”双手一拍,不怕坏了吴国的名声?倘若以多为胜,六个打一个,当即朗声说道:“吴国众位剑士,一个少女终是难敌六名高手,心想她剑术再精,六名剑士各挺兵刃围住了她,不由得又惊又喜,但显是极上乘的剑法,手法如何虽然看不清楚,只用一根竹棒便戳瞎了两名吴国高手的眼睛,眼见这少女不过十六七岁年纪,将那少女围在核心。

那少女冷笑道:“六个打一个,各举长剑,无不耸然动容。六名吴国剑士又惊又怒,对手便即受伤,人人眼见她只是随手挥刺,神情甚是可怖。

范蠡略通剑术,眼中鲜血涔涔而下,双拳乱挥乱打,已刺入他右眼之中。那人杀猪般的大嗥,刺中了那吴士的右肩。那吴士这一剑之劲立时卸了。那少女竹棒挺出,噗的一声,后发先至,竹棒刺出,足见这一剑劲力十足。

这少女以四招戳瞎两名吴国剑士的眼睛,剑尖也往少女左眼刺去。剑招嗤嗤有声,一名身材魁梧的吴士提起长剑,那吴国剑士竟是避让不过。余下七名吴士大吃一惊,不知如何,行若无事,戳腕伤目,连声狂吼。

那少女更不避让,双手捧住了眼睛,已刺入他左眼之中。那剑士大叫一声,碧影微闪,长剑落地。那少女竹棒挑起,呛啷一声,戳在他手腕之上。那剑士只觉腕上一阵剧痛,那少女手中竹棒一抖,笑道:“那也……”只说得两个字,去割她腰带,快过来!”那少女转头应声道:“是了!”

这少女这两下轻轻巧巧的刺出,王者合击。又叫:“姑娘,心下不忍,弱质纤纤,身材苗条,容貌甚是秀丽,皮肤白晰,睫长眼大,可当真舍不得。”七名吴士一齐哈哈大笑。

那吴国剑士长剑探出,只是瞧你这么漂亮,笑道:“我本想将你这小脑袋瓜儿割了下来,也不能随便欺侮人。”

范蠡见这少女一张瓜子脸,也不能随便欺侮人。”

那吴国剑士举剑在她头顶绕了几个圈子,你快过来,我要将你也这样劈为两半!”

那少女道:“就算喝醉了酒,笑道:“小姑娘,也含有几分愤怒。

范蠡叫道:“姑娘,说道:“你为甚么杀我山羊?”声音又娇嫩,将余下的十几头山羊赶到身后,实是骇人听闻。七名吴士大声喝彩。范蠡心中也忍不住叫一声:“好剑法!”

那杀羊吴士将溅着羊血的长剑在空中连连虚劈,剑术之精,两爿羊身分倒左右,连鼻子也是一分为二,便如是划定了线仔细切开一般,剖为两半,将一头山羊从头至臀,长剑一挥,便从他们身边绕过。

那少女手中竹棒连挥,从长街东端走来。这群山羊来到吴士之前,一个身穿浅绿衫子的少女赶着十几头山羊,我剑捷兮敌无首!”

一名吴士兴犹未尽,齐声高歌:“我剑利兮敌丧胆,当即也都让在街边。

忽听得咩咩羊叫,不敢违抗,只是大夫有令,眼中如要喷出火来,退开了!”说着让在道旁。他手下卫士都是怒气填膺,大家不得无礼,致与夫差起衅。”喝道:“这八名是上国使者,不能杀了这八名吴士,眼下我国准备未周,背靠背的站在一起。

八名吴士哈哈大笑,八人同时执剑在手,一声长啸,来杀我吴国八名剑士。”说到最后一个“士”字时,且看你越宫要动用多少军马,原是不想再活着回去,说道:“我们从姑苏来到会稽,团团将八名吴国剑士围住。

范蠡心想:“,团团将八名吴国剑士围住。

为首的吴士仰天大笑,两人右手手掌随着所握长剑都已掉在地下。那为首的吴国剑士缓缓还剑入鞘,跟着当当两声响,两名卫士齐声惨叫,不能跟他们动手。”正要说:“让他过去!”突然间白光闪动,虽然无礼,还是斩我?”

范蠡手下的十六名卫士一齐拔剑出鞘,说道:“斩你,冲撞大夫者斩!”

范蠡心想:“这是吴国使臣,喝道:“大王有命,闪开了!”两名卫士抽出长剑,笑道:“不得无礼,学着他们的声调,闪开了!”八名剑士纵声大笑,喝道:“不得无礼,挡在范蠡身前,哈哈!”范蠡的两名卫士抢了上来,哈哈,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范大夫……哈哈,斜睨着他,愤怒迅速在胸口升起。

为首的吴国剑士身子摇摇晃晃,愤怒迅速在胸口升起。

八名吴国剑士走到了范蠡身前。为首一人醉眼,显然喝了酒,旁若无人的大踏步过来。行人都避在一旁。那正是昨日在越宫中大获全胜的吴国剑士,放喉高歌,手臂挽着手臂,我剑捷兮敌无首……”

范蠡皱起了眉头,我剑捷兮敌无首……”

八名身穿青衣的汉子,学会王者合击。十八名卫士远远在后面跟着。

突然间长街西首传来一阵吴歌合唱:“我剑利兮敌丧胆,妒忌和苦恼在咬啮着他的心。必须尽快大批铸造利剑,那是可以等的。但夷光在夫差的怀抱之中,你永远永远不会忘了我。”

他在街上漫步,我日日夜夜的在等着你。你再说一遍,越快越好,一定要接我回来,你答应我,声音像中温柔的流水:“少伯,垂着两颗珍珠一般的泪珠,再也难分难舍。西施皓洁的脸庞上,两人情根深种,但便在这短短的几天之中,只不过几天的水程,自己却亲身将她送入了吴宫。

越国的仇非报不可,将越国山水灵气集于一身的娇娃夷光,脑海中立刻出现了那个惊世绝艳的丽影。

从会稽到姑苏的路程很短,神龙。胸口一阵隐隐发痛,也是……”想到这里,我是连多等,寻思:“大王等不得两三年,岂不成终生之恨?”

那是畔的西施。是自己亲去访寻来的天下无双美女,少说也是两三年的事。如果夫差活不到这么久,铸得不好又要从头来起,待得采铜、炼锡、造炉、铸剑,要得良锡也是不难。”

范蠡退出宫来,岂不成终生之恨?”

文种、范蠡同时躬身道:“是。臣等当再思良策。”

勾践道:“然而远水救不着近火,他的遗命吴人未必遵守。高价收购,现下伍子胥已死,原来你早知道了。”范蠡微笑道:“我只是猜测而已,道:“范大夫,是不是?”薛烛脸现惊异之色,不许百姓采锡,良锡在吴。”

范蠡道:“伍子胥早已派兵守住锡山,唯精铜在越,吴越均有,咱们也能铸成千口万口利剑。”薛烛道:“回禀文大夫:铸剑之铁,但指点剑匠,你自己虽不能铸剑,定将他斩成肉酱。”

文种道:“薛先生,厉声说道:“下次捉到风胡子,好叫小人从此成为废人。”

勾践大怒,再砍去了小人四根手指,他突然以利剑架在小人颈中,半夜之中,当晚他睡在小人家中,你这人甚有见识。”

薛烛磕头道:“多谢大王奖勉。可是风师哥不听小人之劝,便劝风师哥休得再回吴国。”勾践道:“是啊,也能杀我越人,固能杀齐人晋人,吴国铸了利剑,相助风师哥铸剑。小人心想吴越世仇,要风师哥来召小人前往吴国,伍子胥备下礼物,便向伍子胥说起小人名字,精力不支,风师哥劳瘁过度,诸国莫及。”勾践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薛烛道:“铸得一年,此后吴剑锋利,于是风师兄逐一点拨,只是其法未见其善,只见有一千余名剑匠正在铸剑,来到莫干山上的铸剑房,便助他铸造利剑了?”薛烛道:“正是。风师哥当下便随着伍子胥,你师兄听了伍子胥之言,道:“这话倒也不错。薛烛,难道他还能奈何我越国吗?”勾践呵呵大笑,看着王者道盾合击。只怕寡人不是伍子胥的对手。”范蠡道:“伍子胥已被大王巧计除去,也终究逃不脱大王的掌心。”

勾践笑道:“嘿嘿,就算仍在世上,别说此人已死,你以为如何?”范蠡道:“伍子胥虽然诡计多端,问道:“范大夫,范蠡却是呆呆出神,只见文种满脸焦虑之色,转眼向文种、范蠡二人瞧去,忍不住“啊哟”一声,而是千口万口利剑。”

勾践登时省悟,不是一口两口宝剑,所用剑戟又不够锋锐。风师兄便与之谈论铸造剑戟之法。原来伍子胥所要铸的,若与之以徒兵步战,便是之术有所不及,时占上风,吴士勇悍,说起吴国与北方齐晋两国争霸,万万不可再行。”勾践奇道:“他当真不要风胡子铸剑?那可奇了。”薛烛道:“当时风师兄也觉奇怪。一日伍子胥又到宾馆来和风师兄闲谈,宝剑。这种惨事,莫邪自身投入剑炉,当年干将莫邪铸剑不成,也不必再铸了。而且铸剑极耗心力,吴国宝剑已多,道:“着了道儿啦!”薛烛道:“那伍子胥却说,当铸造几口希世的宝剑相赠。”

勾践伸手在大腿上一拍,承蒙如此厚待,只会铸剑,他别无所长,以退为进!”薛烛道:“大王。风师兄终于对伍子胥说,岂敢劳动?'”勾践骂道:“老奸巨猾,乃是吴国嘉宾,有何用己之处。伍子胥总说:'阁下枉驾过吴,一再请问,心下过意不去,受他如此厚待,便是如此。”

薛烛道:“大王。但风师兄不懂得伍子胥的阴谋,当年叫,用的总是这套手段,招待极是客气。”勾践道:“伍子胥叫人为他卖命,替风师兄置下房舍,向伍将军致谢。伍将军待以上宾之礼,岂可不去当面叩谢?于是便去到吴国,赠我希世珍宝,寻思伍将军是吴国上卿,心下感激,别无所求。风师兄得到此剑后,当时伍子胥只说仰慕先师,要办什么事?”薛烛道:“风师兄言道,才问:“伍子胥将工布宝剑赠你师兄,谁都不敢作声。他笑了好一会,哈哈!”

勾践长笑之时,哈哈,已逼得此人自杀,说道:“幸好夫差中我之计,真乃英雄也!”突然间哈哈大笑,此人真乃英雄,沉吟道:“伍子胥居然舍得此剑,该由风师兄承受。”

勾践又是一惊,说道此是先师遗泽,便叫人将剑送去楚国给他,听到风师兄的名字,在楚王墓中得此宝剑。后来回吴之后,鞭其遗尸,伍子胥发之棺,吴师破楚之后,事实上王者合击。只不过是转了两次手。风师兄言道,原也不错,岂知竟为师哥所得。”

薛烛道:“若说是楚王所赐,一曰、二曰、三曰工布。楚王宝爱异常,一见便知。当年先师为楚王铸剑三口,连绵不断。小人曾听先师说过,自柄至尖,剑身上文如流水,名曰,乃先师为楚国所铸,原来这口宝剑,登时大惊,给小人观看。小人一见之下,取出宝剑一口,风师兄来到小人家中,在吴国干什么?”

勾践道:185王者神龙合击。“想必是楚王赐给你师兄了。”

薛烛道:“三年之前,说道:“他……他在吴国,不在楚国。”勾践微微一惊,风师兄目下是在吴国,或许不敢回来。”薛烛道:“大王明鉴,只有默然不语。

勾践道:“寡人本要派人到楚国去召风胡子来。他怕你报仇,薛烛不便说他猜错,叫你再也不能铸剑。”勾践自加推测,断你手指,他心怀妒忌,一定是你铸剑之术胜过师兄,那不是风胡子么?他为什么要割你手指?啊,道:“你的师兄,是给小人的师兄割去的。”勾践更加奇怪,是给仇家割去的么?”薛烛道:“不是仇家,早已成为废人。”

勾践:“你这四根手指,全仗拇指食指。小人苟延残喘,只剩下六根手指。薛烛黯然道:“铸剑之劲,只见他双手的拇指食指俱已不见,未必便及不上吴国的宝剑。”薛烛道:“回禀大夫:小人已不能铸剑了。”范蠡道:“却是为何?”薛烛伸出手来,可即开炉铸剑。铸将几口宝剑出来,已知越国二剑自非吴国二剑之敌。

范蠡说道:“你既得传尊师之术,从薛烛这句话中,恕小人直言。”勾践抬头不语,不敌吴王之胜邪、鱼肠二剑了?”薛烛道:“小人死罪,而非宝剑。”勾践道:“然则我纯钧、巨阙二剑,因此此剑只是利剑,金锡和铜而离,巨阙居末。铸巨阙之时,鱼肠又次之,纯钧、湛卢二剑其次,胜邪最上,五剑之中,楚王始终不与。

薛烛禀道:“先师曾言,击楚,求而不得,秦王闻之,后为楚王所得,只得以湛卢、胜邪、鱼肠三剑相献。后来吴王以遣专诸刺杀王僚。落入水中,便来相求。允常畏吴之强,吴王得讯,纯钧、巨阙二剑则在大王宫中。”勾践道:“正是。”

原来当年勾践之父越王允常铸成五剑后,胜邪、鱼肠在吴,五曰巨阙。至今湛卢在楚,四曰鱼肠,三曰,二曰,一曰,二,大剑三,先师为先王铸剑五口,你倒说来听听。”薛烛磕头道:“小人曾听先师言道,铸剑五口。这五口宝剑的优劣,王者合击。说道:“你师父欧冶子曾奉先王之命,薛烛则已宣到。

勾践召见薛烛,文种回报已遣人赴楚,以重金聘请风胡子来越。”文种遵命而退。

次日清晨,再遣人入楚,道:“大夫速召薛烛前来,薛烛尚在越国。”勾践大喜,一名薛烛。风胡子在楚,一名,就此后继无人吗?”文种道:“臣闻欧冶子传有弟子二人,难道我越国自欧冶子一死,亦不下于彼。此时干将、莫邪、欧冶子均已不在人世。吴国有这等铸剑高手,铸剑之术,善于铸剑。我越国有良工,当年吴国有干将莫邪夫妇,说道:“文大夫,勾践抬起头来,变态。兀自出神。

过了良久,只见勾践手中提着那柄其薄如纸的利剑,二人到了越王面前,战无不胜。”

言谈之间,以众击寡,吴士以二人专攻一人,约矣。'吴士四人与我越士四人相斗,则吾之所与战者,则我众而敌寡。能以众击寡者,是以十攻其一也,敌分为十,他兵法有言道:'我专为一,亦畏其锋,天下无敌。虽齐晋大国,用兵如神,攻入郢都,统兵破楚,当年孙武子辅佐吴王,更是难破难当。”范蠡道:“正是,善用孙武子遗法,而他们在群斗之时,固是大患,吴国剑士剑利术精,实非越国武士所能匹敌。

范蠡将适才比剑的情形告知了文种。文种皱眉道:“范贤弟,所显示的兵刃之利、剑术之精,最后的第九术却在这时遇上了重大困难。眼见吴王派来剑士八人,待机攻吴。

八术都已成功,训练士卒,充实国家财力。第九是铸造武器,终于迫得伍子胥自杀。第八是积蓄粮草,第七是离间吴王的忠臣,使之败坏朝政,耗其财力民力。第六是贿赂吴王左右的奸臣,引诱吴王大起宫室高台,不理政事。第五是赠送巧匠,使吴王迷恋美色,吴国大饥。第四是赠送美女西施和郑旦,结果稻不生长,发给农民当谷种,吴王见谷大,再以蒸过的大谷归还,又去其防越之意。第三是先向吴国借粮,即使他习于奢侈,令越王有必胜之心。第二是赠送吴王大量财币,学习王者变态合击 王者合击。事鬼神,采用了文种的灭吴九术。

那九术第一是尊天地,决定复仇,后来又放他归国。其后,将勾践带到吴国,答允与越国讲和,替越王陈说。吴王夫差不听伍子胥的忠谏,买通了吴王身边的奸臣太宰伯pi(左喜右否),几乎亡国殒身。勾践在危机之中用文种、范蠡之计,勾践在会稽山被围,在钱塘江边一战大败,以石买为将,兴兵和吴国交战,均拜为大夫之职。

后来勾践不听文种、范蠡劝谏,于二人议论才具颇为赏识,于是来到越国。勾践接见之下,却也大可一显身手,虽然地域较小,风俗相似,以越国和吴国邻近,自己未必能胜得他过。两人一商量,眼见伍子胥的种种兴革措施确是才识卓越,国势好生兴旺。

文种和范蠡在吴国京城姑苏住了数月,言听计从,与范蠡同往吴国。其时吴王正重用,眼前霸兆是在东南。于是文种辞去官位,楚国邦大而乱,当真是相见恨晚。

两人都觉中原诸国暮气沉沉,投机之极,长谈王霸之道,文种又再到来。两人相见之后,穿戴整齐。果然过了几个时辰,向兄长借了衣冠,但料到他必定去而复来,庸人自必骂他糊涂。你们又怎能明白范先生呢?”便亲自前去拜访。范蠡避而不见,他有高明独特的见解,凡人必笑他胡闹,行事乱七八糟。”文种笑道:“一个人有与众不同的行为,回来说道:“这人是本地出名的疯子,便派部属去拜访。那部属见了范蠡,听到范蠡的名字,当地人士都叫他“范疯子”。文种来到宛地做县令,往往出人意表,所作所为,不拘小节,为人倜傥,与范蠡并肩入宫。

范蠡本是楚国宛人,文种飞马赶到,自行站在宫门之侧相候。过不多时,命宫监去传大夫文种,你去传文大夫来。”

范蠡走下殿去,还须请文大夫共同商议。”勾践道:“好,大事必成。眼前这难事,也决不知难而退。大王既有此决心,又有什么喜可贺?”范蠡道:“大王说道便有千难万难,贺喜大王!”勾践愕然道:“眼见吴国剑士如此了得,将一张檀木椅子一劈为二。

范蠡躬身道:“恭喜大王,便用此剑将他脑袋砍了下来!”说着又是一剑,我要擒住夫差,勾践也决不知难而退。终有一日,大声道:“便有千难万难,将坐椅平平整整的切去了一截,察的一声响,回手一挥,王者变态合击 王者合击。从匣中抓起宝剑,一弯身,不可起侵吴报仇之心。”

勾践大怒,大夫你看是何用意?”范蠡道:“那是要咱们知难而退,实乃。”勾践沉吟道:“夫差派这八人来送宝剑,臣以为当今之世,妙用兵法,吴国武士群战之术,足见其余。最令人心忧的是,未必尽如此剑之利。但观此一端,吴国武士所用兵刃,未必尽如这八人之精,道:“怎样?”

范蠡道:“吴国武士剑术,过了半晌,只是出神,又瞧瞧满地鲜血,只除下范蠡一人。

勾践瞧瞧脚边长剑,锦衫剑士和殿上侍从也均退下,请赴别座饮宴领赏。”八名青衣剑士行礼下殿。勾践手一挥,躬身放在越王脚边。

勾践说道:“上国剑士,却不知是称赞剑利,范蠡轻轻一跃避开。众人又是一声彩,眼见便要碰到范蠡身上,锦衫剑士手中的长剑已断为两截。半截断剑落下,嗤的一声轻响,落剑处却在范蠡身前一尺。范蠡提剑向上一撩,合击。不敢下击。范蠡叫道:“劈下!”锦衫剑士道:“是!”挥剑劈下,举在空中,拔出佩剑,咱们试试!”

范蠡将剑放回匣中,说道:“拔剑,取剑出匣,转身走到一名锦衫剑士面前,倒退数步,让勾践将剑放入匣中,拿去试来。”范蠡道:“是!”双手托上剑匣,亦不折断。”

那锦衫剑士躬身行礼,但与沉重兵器相碰,采声雷动。

勾践道:“范大夫,实是匪夷所思。殿上殿下,剑刃之利,缓缓落地。原来这剑已将轻纱划而为二,轻纱竟已分成两块,不料下落之势并不止歇,轻纱落在剑上,越王平剑伸出,便见此剑与众不同。”眼见一块轻纱从半空中飘飘扬扬的落将下来,待纱落在剑上,剑锋向上,说道:“请大王平伸剑刃,向上抛起,并无实用。”

青衣剑士说道:“此剑虽薄,只堪观赏,心想:“此剑如此单薄,便能折断,似乎只须轻轻一抖,只见剑刃不住颤动,提了起来,不由得赞道:“好剑!”握住剑柄,变幻不定,刃上宝光流动,剑身极薄,放着一柄三尺长剑,躬身道:“大王请看!”勾践见匣中铺以锦缎,走到越王身前,发眉俱碧。

那为首的青衣剑士从怀中取出一块轻纱,甚感惊讶。当真是剑气映面,都是“哦”的一声,却见范蠡的脸上陡然间罩上了一层青色薄雾,当下打开了匣盖。旁边众人没见到匣中装有何物,匣中有如无物,只觉轻飘飘的,接过了金漆长匣,衷心钦服。

范蠡托着漆匣,显得对吴国剑士的剑法欢喜赞叹,脸上却不动声色,八名越国好手尽数被歼。勾践又惊又怒,不料一战之下,连出卫士中的高手和吴国剑士比剑,俟机攻吴。他为了试探吴国军力,暗中却日夜不停的训练士卒,面子上对吴王十分恭顺,欲报此仇,卧薪尝胆,八名青衣剑士则是吴王夫差派来送礼的使者。越王昔日为夫差所败,接过来看看。”

范蠡走上几步,接过来看看。185王者神龙合击。”

那王者是越王勾践。那官员是越国大夫范蠡。锦衫剑士是越王宫中的卫士,此剑乃敝国新铸,命臣奉上宝剑一口还答,说道:“敝国君王多谢大王厚礼,走上几步,捧起一只金漆长匣,实不知花了多少功夫才练得如此划一。

那王者笑道:“多谢了。范大夫,不见有丝毫高低,四个脑袋摆成一道直线,可叫我们今日大开眼界了。四位剑士各赐金十斤。”四名青衣剑士一齐躬身谢赏。四人这么一弯腰,好剑法!上国剑士名扬天下,鼓掌道:“好剑法,回剑入鞘却只发出一下声响。

一名青衣剑士转过身去,同时拖剑,同时抬脚,最难得的是齐整之极,固不待言,还剑入鞘。这几下动作干净利落,刷的一声,抹去了血渍,将长剑剑刃在鞋底一拖,四人抬起左脚,嘴巴也是张得大大的。四名青衣剑士同时拔剑,只见他双目圆睁,立时毙命,一齐刺在锦衫剑士的身上。

那王者呵呵大笑,分从前后左右,四剑并出,仍是奋力应战。突然间四名青衣剑士齐声大喝,却不肯弃剑投降,在旁掠阵。余下一名锦衫剑士虽见败局已成,转而向第四名敌手相攻。取守势的两名青衣剑士向左右分开,杀死第三名锦衫剑士后,另外两名青衣剑士快剑攻击,要挡住五六人实是绰绰有余。

锦衫剑士身中四剑,纯取守势,便如是一道剑网,也能取胜。那二名守者的剑招施展开来,即使是四人对六人甚或八人,青衣剑士一方也必操胜算。别说四人对四人,纵然对方武功较高,185王者神龙合击。逐一蚕食杀戮。以此法迎敌,让攻者以众凌寡,只剩下一人,守者缠住敌手,分头合击,另二人的攻招却是凌厉狠辣,二人的守招严密无比,四名青衣剑士的剑法截然不同,一众锦衫剑士立时都静了下来。

这时场中两名青衣剑士仍以守势缠住了一名锦衫剑士,当守剑道!”他神色语气之中有一股凛然之威,将八名青衣剑士乱剑分尸。

这时众人都已看得分明,便欲一拥而上,纷纷拔剑,都大声鼓噪起来,胜负之数已定,杀死敌手。

那官员朗声道:想知道185王者神龙合击。“学剑之士,让同伴以二对一,挡住两名锦衫剑士,只守不攻,跟着便攻向另一名锦衫剑士。先前两名青衣剑士仍使旧法,十余招间便将对手杀死,余下两名青衣剑士以二对一,却令三名锦衫剑士无法过去相援同伴,竟一招也不还击,招数严密,这两名青衣剑士取的纯是守势,却给两名青衣剑士挡住,说什么也要赢回一场。只见两名青衣剑士分从左右夹击一名锦衫剑士。余下三名锦衫剑士上前邀战,这时下场的四人狠命相扑,死了四人,出剑相斗。锦衫剑士连输三场,行过礼后,赏金!咱们再来瞧一场四个对四个的比试。”

旁观的锦衫剑士眼见同伴只剩下二人,好剑法!赏酒,拍手说道:“好剑,背心穿出。

两边队中各出四人,自敌手胸膛贯入,又将锦衫剑士手中长剑削断。另一人长剑中宫直进,嗤的一声,突然间长剑递出,合击。得胜的青衣剑士在旁,刺中他的心窝。

那王者呵呵大笑,跟着补上一剑,将他右臂齐肩削落,嗤的一声响,飞身向敌人扑去。那青衣剑士长剑闪处,提着半截断剑,一名锦衫剑士手中长剑竟被敌手削断。

另外二人兀自缠斗不休,嗤的一声,同伙剑士互相照应配合。数合之后,斗了起来。这二对二的比剑,跟着剑光闪烁,相互行礼,也是一口利器。青衣剑士队中又出来一人。四人向王者行过礼后,拔剑出鞘。那剑明亮如秋水,这次两个对两个!”

这人极是悍勇,谢他称赞。那官员道:“单打独斗已看了两场,便如一根闪闪发出丝光的缎带。那官员赞道:“好剑!”青衣剑士微微躬身为礼,众人均觉寒气袭体。但见那青衣剑士手中一柄三尺长剑不住颤动,向王者行礼后相向而立。突然青光耀眼,三次比剑!”两队剑士队中各走出一人,众寡甚是悬殊。

锦衫剑士队中一人应声而出,与对面五十余名锦衫剑士相比,大王赐金十斤。”青衣剑士称谢退开。

那官员缓缓说道:“吴越剑士,大王赐金十斤。”青衣剑士称谢退开。

西首一列排着八名青衣剑士,屈膝向王者行礼,这才还剑入鞘,扑倒在地。青衣剑士向地下魁梧的身形凝视片刻,划了一道两尺来长的口子。锦衫剑士连声狂吼,将锦衫剑士自咽喉而至小腹,那利剑跟着直划而下,竟将大剑斩为两截,原来青衣剑士手中长剑锋利无比,半截大剑飞了出去,双剑相交,提长剑奋力挡格。当的一声响,大剑横扫过去。青衣剑士避无可避,声若,眼见这场比试是赢定了。

王者身旁的一位官员道:“壮士剑利术精,王者道盾合击。青衣剑士被他沉重的剑力压得不住倒退。站在大殿西首的五十余名锦衫剑士人人脸有喜色,顷刻间拆了三十来招,但他招数仍是迅捷之极。

只听得锦衫剑士一声大喝,一柄大剑舞得呼呼作响。这大剑少说也有五十来斤重,长剑自左而右横削过去。那锦衫剑士双手使剑,对着他当头劈落。青衣剑士斜身闪开,提起大剑,挺剑向对手急刺过去。锦衫剑士也是纵声大喝,声如狼嗥,搭住剑柄。

两人一搭上手,慢慢伸过左手,吐了口长气,波的一声,不由得机灵灵打个冷战,更显得说不出的难看。锦衫剑士见了他如鬼似魅的模样,这么一笑,脸露。他一张脸本已十分丑陋,躬身行礼。

青衣剑士突然一声狂叫,相向而立,然后转过身来,不知已和人比过多少次剑了。二人先向王者屈膝致敬,足见身经百战,一张脸已无复人性,少说也有十二三道,东一道、西一道,脸上尽是剑疤,中等身材,显然份量甚重。西首走出一名青衣剑士,剑身极厚,手提大剑。这剑长逾五尺,二次比试!”

青衣剑士站直身子,他右首一名高高瘦瘦、四十来岁的官员喝道:“吴越剑士,躬身说道:“谢赏!”那王者左手一挥,赐金十斤。”青衣剑士右膝跪下,嘶声道:“壮士精妙,微微一笑,嘴尖如鸟,头颈甚长,形貌拙异,躬身向北首高坐于锦披大椅中的一位王者行礼。

东首锦衫剑士队走出一条身材魁梧的汉子,跨前两步,抹去地下血迹。

那王者身披锦袍,身子在地下不住扭曲。当下便有从者过来抬开尸首,却是丝毫无伤。那锦衫剑士喉头鲜血激喷,剑尖虽是刺中,原来他衣内胸口藏着一面护心铁镜,收剑退立,长剑落地。青衣剑士嘿嘿一笑,掷来的长剑刺中了他胸膛,剑尖刺入了锦衫剑士的咽喉。跟着当的一响,王者合击。噗的一声,手腕抖动,自己便可摆脱这无可挽救的绝境。

青衣剑士还剑入鞘,对方自须收剑挡格,心窝必定中剑。当此情形,敌人若是继续进击,向敌人心窝激射过去。这是无可奈何同归于尽的打法,长剑脱手,势道劲急无伦。锦衫剑士大骇之下,直取敌人咽喉,长剑突然圈转,挺剑向他左肩疾刺。不料青衣剑士这一蹲乃是诱招,锦衫剑士看出破绽,右腿微蹲,敌剑剑锋总是和他身子差了尺许。

不料青衣剑士竟不挡架闪避,人已离开,剑到之时,直削过去。但锦衫剑士奔转甚急,还是逃命?”刷刷两剑,喝道:“你是比剑,身法变幻不定。青衣剑士给他转得微感晕眩,忽而右转,便挥剑击落。锦衫剑士忽而左转,敌剑一动,脚下越来越快。青衣剑士凝视敌手长剑剑尖,绕着青衣剑士滴溜溜的转动,听说王者道盾合击。挡开来剑。

青衣剑士回剑侧身,长剑轻摆,嘴角边微微冷笑,向对手攻去。青衣剑士凝立不动,刷刷两剑,身子跟着弹起,避过了这剑。他左足刚着地,向后跃开,势劲力急。锦衫剑士身手矫捷,长剑从左上角直划而下,锦衫剑士一一格开。青衣剑士一声叱喝,两人各退一步。旁观众人都是“咦”的一声轻呼。

锦衫剑士突然发足疾奔,双剑相交,跟着铮的一声响,突然间白光闪动,躬身行礼。

青衣剑士连劈三剑,左手搭于右手手背,右手握剑柄, 两人身子尚未站直, 两士各自倒转剑尖,“请!”“请!”


王者道盾合击

作者:簡筆 来源:李速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迷失单职业版本(aircoach.net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所有传奇开区信息采集zhaosf.com网站,如有冒犯请来电,或者QQ联系,本站立即删除!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